當前: 首頁
> 聚焦> 依法維權
上海長寧實施全國首例“不得逃避家庭教育指導”禁止令
來源:中國婦女報 時間:2019.10.16 字號:【

兩次遺棄孩子單身母親被強制接受親職教育

“最近樂樂和你的關系融洽嗎?”“國慶節,你和樂樂怎么度過假期的?”每周與樂樂的母親何翠玲(化名)通電話,是上海市長寧區檢察院第七檢察部主任尤麗娜為自己定的一條雷打不動的規矩。

尤麗娜之所以這么關注樂樂與何翠玲的情況,還要從樂樂特殊的遭遇說起。“樂樂曾兩次被親生母親何翠玲拋棄。去年11月,我們檢察院以涉嫌遺棄罪對何翠玲提起公訴。”日前,尤麗娜告訴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該起遺棄案件啟動了全國首例含有強制親職教育內容的禁止令。

非婚生少年被母親兩次遺棄

樂樂是非婚生子女。10多年前,何翠玲在上海打工時,與上海人劉某發生一夜情并生下了樂樂,丈夫因此與她離婚。離異后的何翠玲曾帶著樂樂找到劉某,可劉某早有家室,不肯接納樂樂。沒有經濟來源和固定住所的何翠玲獨自難以養育孩子,只好將劉某告上法庭。

2013年5月,長寧區法院判決樂樂隨母親何翠玲生活,由劉某每月支付1200元撫養費,直到樂樂年滿18周歲為止,雙方均未提起上訴。可是幾天后,何翠玲卻將樂樂遺棄在了區法院立案大廳。經法官多次溝通,她在一個月后將樂樂接了回去,并保證不再遺棄孩子。然而沒過兩年,何翠玲再次將樂樂扔在了法院門外。

此后,被親生母親遺棄的樂樂只能借住在民辦福利院,開始了長達4年的寄宿生活。

2018年年初,長寧區檢察院開展困境兒童權益保障調研,在走訪民政局時了解到未成年人樂樂的不幸遭遇。檢察官們在感到痛心的同時,認為何翠玲先后兩次遺棄親生子,情節非常惡劣,涉嫌遺棄罪,應當啟動刑事程序以解決樂樂的監護困境。于是,長寧區檢察院將該線索移送至公安機關進行調查核實。

此時的樂樂已經12歲了,生活、學習問題刻不容緩,急需解決。區檢察院向區委政法委匯報相關情況,區委政法委指定由新涇鎮承擔對樂樂的臨時監護責任,并聯系社會福利機構為樂樂設置了一間臨時照護室,安排專門人員同住照顧。

此外,正面臨“小升初”關口的樂樂由于沒有上海戶籍,學籍上存在問題,為確保樂樂能接受教育,區教育局專門為他辦理了轉學手續,開通“綠色通道”,安排他就近入學。

實施全國首例含有強制親職教育內容的禁止令

2018年11月15日,長寧區檢察院依法以涉嫌遺棄罪對何翠玲提起公訴。

“一旦監護人構成刑事犯罪,依法可以剝奪其監護權。但對于孩子來說,最理想的成長環境離不開家人的陪伴,所以我們要考慮多個因素:一是孩子的意愿,二是何翠玲的表現,三是孩子未來身心健康發展的需求。” 尤麗娜說,為保障樂樂在訴訟過程中的法律權利,區檢察院聯系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律師為樂樂提供法律服務,并就是否愿意繼續由母親何翠玲撫養充分征詢樂樂的意見。“樂樂說他一直記得在媽媽懷抱里度過的溫馨時光,以后還是想要回到媽媽的身邊。”

何翠玲被羈押后,接受了法治教育和心理疏導,對自己的犯罪行為深感羞愧和悔恨。她向尤麗娜承諾,如果可以繼續撫養樂樂,她會和孩子好好生活,彌補自己給孩子造成的傷害。同時,何翠玲在滬打工的妹妹也向區檢察院表示愿意和樂樂母子同住,解決他們的住所問題。

鑒于何翠玲認罪態度良好,同意履行監護職責,其親屬亦作出落實住處的書面保證,區檢察院對何翠玲的再犯可能性、監護意愿真實性和監護能力進行了綜合評估。最終,檢察官們一致認為,對何翠玲適用緩刑,完善其監護能力,進而逐步修復母子關系,具有一定的必要性與可行性,也最符合樂樂身心健康發展的利益,故該案不宜啟動剝奪監護權程序。

今年2月15日,長寧區法院經過審理,判處何翠玲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判決還以緩刑禁止令的形式要求何翠玲在緩刑考驗期內不得逃避家庭教育指導,否則將被撤銷緩刑,收監執行。這是全國首例含有強制親職教育內容的禁止令。

多部門聯動為少年成長護航

“長寧區婦聯聚焦樂樂的家庭支持、家庭教育及孩子的行為與心理調適三大服務內容。提供家庭支持服務,強化何翠玲的家庭教育理念與責任,提升家庭教育水平;購買具有相關心理咨詢資質和經驗的‘家庭輔導師’的專業服務,為何翠玲母子提供一對一的專業心理輔導;由專職社工團隊陪伴樂樂參與課外拓展和社會實踐活動等,拓展其視野,促進孩子的社會融入與社會參與。除此之外,還將根據對何翠玲的評估情況,提供諸如法律知識、職業技能等培訓服務。”長寧區婦聯副主席王偉琴告訴記者,長寧區婦聯與區檢察院、法院等單位配合銜接,以“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為樂樂提供家庭支持服務,及時回應樂樂在心理、情緒、自我成長等方面的困惑與需求,并定期訪視、跟進服務工作進展。

經協調,何翠玲的社區矯正工作由其居住地所在街鎮的司法所負責,區檢察院牽頭制定矯正幫助方案,確保矯正工作執行到位。區民政局則繼續承擔托底保障,一旦何翠玲再次遺棄孩子,或經評估她仍是“不合格”母親,民政局就會擔負起照顧樂樂的國家監護責任。

“我每周會跟何翠玲打1~2次電話,加強她的法治意識,監督她學習家庭教育知識,同時提醒她要照顧好樂樂,盡到母親的本分。”尤麗娜說,為了保護樂樂的心理健康,自己不會直接與樂樂溝通,偶爾會聯系班主任了解孩子的近況。“班主任告訴我,樂樂的學習成績在班級里名列前茅,何翠玲不僅每天接送樂樂上學,還會主動與班主任溝通孩子的學習情況。” 尤麗娜欣慰地說。

除了樂樂的學業,樂樂的生活境況也備受關注。區民政局向樂樂發放了生活困難救濟金,長寧區檢察院也啟動了國家司法救助程序,為樂樂申請落實救助款。

“近期的一次檢察開放日活動中,我們邀請了20余名中小學生來到未成年人檢察展覽館、聆聽法治課,樂樂也在受邀之列。在法律知識搶答環節,他跟其他孩子一樣積極主動回答問題,已經逐漸融入同齡人的世界里。 ”尤麗娜說。

( 丁秀偉 朱麗葉)

重庆时时彩20分钟一期